sem-link

換個角度看香港:我們在包裝文化,彈丸之地在傳承文化

香港的繁華無須詳說,但香港的文化氛圍卻值得細究,屬於它黃金歲月在許多80、90後的心目中是影視歌曲的輝煌時代。如今的香港對於大多數遊客而言是購物的天堂,不論什么時候,購物是去香港的首要目的。而對於旅遊的走走看看是停留在匆忙的休閑娛樂層面,少有人會沉下心來去觀察這座城市。

香港是小,它鋼鐵叢林、布局逼仄被嘲笑是彈丸之地,甚至有認為它已是一處文化沙漠。但減慢自己的腳步,停留在車水馬龍之間,不禁發覺這座你enterprise application可能看不起的小地方竟然還保持了很多傳統風俗,這些風俗文化恰恰是大家或拋下、或遺忘的黃金歲月。它摻合在現代文明社會裏,交叉在緊張存活和快節奏生活中。

我曾告知我的朋友,如果你想去了解一座城市,何不去當地博物館看看,如果看一座城市的風景,何不坐一趟本地的公交車,從始發站坐在終點。而我自己的每一次旅行,除了博物館和乘公交車,當地的市集、菜市場、夜市等等這些地區也不會錯過。

這些看似庸俗、公眾的物品與博物館的珍貴文物並沒有什么兩樣,每一個物件都不會聊天,曆史也從來不大聲喧嘩,一切珍貴的信息只會交給有心人。無論是旺角還是中環,是油麻地還是深水埗,極端創造價值的地段和極其貧窮的地區,都隱藏著曆史不會說破的重要回憶。

當你拖著行李箱在藥妝店、藥房、金鋪或商城血拼時,有沒有想過在你走入這家店鋪的樓上可能會是另一個香港。

香港有許多樓上小店,如書店、影碟租鋪、藝術店、古董鋪等等,這些極容易被忽略的店鋪更多是有一股大隱於市的味道,他們組成香港的第二空間。尤其是那些空間狹隘的書店,別看樓道破舊,店面簡易,卻藏著很多稀有書本、二手書,還有更多不會在其他城市出版的世界各國書本。無需逛遍全部書店,就會發現於香港居然可以買到全世界的書。這些書不屑封面包裝,但依舊深受歡迎。

但在夜市的舊書攤上,往往會買到一些更老的舊書,有80、90時代出版的,還有更早階段的書籍,這些書籍的珍貴性早已不限於內容,更多是歲月存留,好似一些更傳統的習俗。

白天的香港是那么的行色匆匆,但燈火闌珊,奇妙夜幕的香港是我最癡迷時,不因繁華,只因與繁華分開的傳統文化仍在強健呼吸。如算命、占卦、戲曲,舞獅等等,這些徹底顯出於街邊的場景,誰也不生疏,但卻難再相逢。

做為在21世紀的當代人,於現代文明快速增長的時代裏,這些情景在很多年輕人眼裏是庸俗,落伍,甚至充滿迷信的。但換個角度,這些最傳統的習俗文化仍在香港存留,針對先祖留下來的文化根源依然延續著生命。且不說算命占卜是否無知,就年輕人能去排隊給自己算一卦的行為,可見他們對傳統非但沒有拋下,仍充滿敬畏。

我第一次來香港時,就被這座城市所吸引。吸引我的並非這是香港,而是我在這看見了童年回憶,甚至是我父母的年少歲月。有些東西可能已經沒有那么象形的表現,但傳統文化的彌留氣息依然那么充沛。

當我在廟街看到那些在鑼鼓聲中舞獅影子時,久違的回憶和無法形容的感慨瞬間於心裏滋長。

每家商鋪為了討個好彩頭,都會在店鋪裏掛一簇生菜,包含路邊的小攤位亦是如此。有的商家要想討個更大的吉利便會邀約舞獅進屋。然而這樣的場景,在visa extension hong kong我小時候只見過兩次,大年初一初二的早晨,會有舞獅人從家門經過,爆竹是必須要准備的,但如果針對新的一年有更多期待,便會邀約舞獅人進家門。

可這樣的傳統風俗消退得速度比我成長得更快,在我突然想起,它幾乎沒了蹤跡。但它卻在香港依然活躍,意外的是舞獅人並非垂垂老矣,全都是年青的面孔。有多少年輕人會願意接受這些“老古董”呢?針對習慣了接納快餐的人而言,有些東西只能被他們從心底去除。

悲劇的是,在這個每天倡導文明的現代社會裏,拆掉了確實,拋棄了古老,淘汰了傳統,美曰其名文化要發展,要跟隨時代的腳步,具體被糟蹋得面目全非,不忍直視的還以浪費文化來賺錢。

假如說旅遊本來就是快餐式文化,胡吃海喝買買買釋放壓力那倒也罷。可怕的是華夏五千年只會嘴上說說,卻從不認真。多少年輕人只知道清朝宮廷劇、穿越劇。略微悠久一點的唐宋明、就被認為是效仿日韓。當別處數百年曆史的古城古街被拆建時,香港連100年左右建築都被作為古跡嚴苛維護。

而本來離我們生活最近的傳統文化又被丟得七零八落,反觀香港,雖然它本身沒有綿長的曆史,但它從不辜負華夏文明交給它傳統文化,更不會把各種文化遺產開展濃妝豔抹,再次包裝,甚至拆裝重組,再描龍畫鳳,披金戴銀的招搖過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