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教育

在畢業後取得大學畢業證書,學位證的情況下,我發了條微信朋友圈——為了能這兩個小本本,大家讀過是多少書。

但是說實話,在獲得這書的那一刻,我的心裏覺得空落落的,sustainable university上大學和沒上大學的人的差別也就只有這兩個小本本嗎?

直至再度與朋友聊到這件事情,我想到了回答。我與我朋友的技術專業同工異曲,她學的是財務會計,我教的是英文,可是我倆在一點上達成了共識——高校使我們變得不再極端化。

以前的我是多少帶些糞青的身影,總會覺得讀書無用論,很有可能勤奮一輩子都不能企及含著金湯匙出世的人的生活,長的好看就可享盡各種各樣優點……。

可在我高校畢業的那一刻我才意識到,社會發展並沒有想的那么不公平,任人唯親是有的,但公平交易還有的;長相的確能帶給你便捷,但是這些便捷不容易完全就是真誠;憑實力說話的人的確能讓你贊不絕口。

大學的文化教育要我意識到了這個世界的多元性,越發成長,越發去思考,就越能切身感受到那一句——實際問題具體分析就是如此實幹,多么的強勁。社會上持續闖蕩,不斷試錯,不斷進步不斷反思,才逐漸意識到了,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以貫之的真知,實際問題具體分析才算是對策。

高等教育較大的價值便是帶著大家逐漸擺脫“極端化邏輯思維”。

如同小時候,我們也會天真地覺得這個世上只有好人和壞人。等到我們一天天長大了就能發現,實際上人人都有優勢與劣勢,只不過是以往大家只看到了壞人的弱點合好個人優點。

一樣,大家在學校的時候遭受的教學全是:一分耕耘一分收獲。可是步入社會以後,咱們就了解雖然很多事兒並不是盡力了就會有成效,最少有一些成效並不能立刻呈現。

剛接觸這類“實情”時,我們也會變得十分消沉,隨後跳至另一極端化,以為這世界全是虛偽,以往的認識都是不正確的。但隨著生活經驗的提高,我們也會學好實際問題具體分析,會知道算不上所有的事都基於從前的規范,但是這也並不等於從前的規范沒有用武之地。

我一直相信,所謂發展並不是全盤否定以往,反而是調整以往並把它融入現在和未來的一個過程。記得那一句熟知的“事情是波浪式前進量變到質變的”嗎?其實大家一個人的成長大概就是這種起伏升高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兩極化中間探尋均衡的全過程。